泸州老窖(000568.CN)

泸州老窖1.5亿元南阳存款失踪案历时5年有余 迷雾后发生了什么?

时间:20-05-06 22:03    来源:金融界

继1.5亿农行长沙存款失踪案迎终审判决一个多月后,同样历时5年有余,甚嚣尘上的泸州老窖(000568)1.5亿元工行南阳存款“离奇失踪”一案也等来一审判决。

5月5日晚间,泸州老窖披露重大诉讼进展公告表示,4月30日收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书裁定,对于泸州老窖通过全案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1.5亿元本金损失,由工行南阳中州支行承担50%的赔偿责任;对于泸州老窖通过全案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的1.221亿本金,由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承担1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公司自行承担。

根据泸州老窖方面的表述,现该案处于上诉期,目前该判决暂未生效。

1

工行1.5亿存款失踪案迎一审判决

这起案件需追溯到2015年1月。

彼时,泸州老窖在一则重大事项公告中称,2014年12月31日,泸州老窖在工行中州支行的1.5亿元存款到期,工行中州支行以存款被公安机关冻结为由拒不支付。在之后短短8天时间内,泸州老窖与工总行进行2次交涉均磋商无果后,遂将工行中州支行送上被告席。2015年2月初,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立案受理。

不过,由于管辖权的原因,2015年4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该案移交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3个月后,以该案件涉及刑事案件,审理需要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构为依据为由,泸州老窖收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豫法民三初字第7-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诉讼。

这一等便是近4年。直到2019年5月,因相关刑案已审结,该项民事诉讼案件才重新启动。一年之后,2020年4月底,该案件终迎一审判决。5月6日,就是否会针对该案件继续上诉等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给泸州老窖方面发出相关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根据此前长沙存款失踪案来看,泸州老窖当时表示不服并上诉,但在终审判决中,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所以即便该案件泸州老窖同样选择上诉,维持原判的可能性较大。”5月6日下午,据一位酒行业业内人士对记者如是表述。

那么,这起超亿元存款究竟是如何离奇失踪的?记者注意到,泸州老窖在相关公告中并未明确提及。不过,2020年1月15日裁判文书网一份涉及最高人民法院对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民事裁定书显示,“依据泸州老窖公司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犯罪分子利用伪造的泸州老窖公司银行开户资料分别在工行南阳中州支行以及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开户,并通过转存、挂失、转账等方式将涉案款项非法占有。泸州老窖公司认为因工行南阳分行、工行南阳中州支行以及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的过错,共同造成其1.5亿元存款被犯罪分子占有的损失……”

2

5亿元存款失踪案几近明朗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1.5亿元工行中州支行案的逐渐明朗,历时6年之久,轰动一时的泸州老窖总计5亿存款“离奇”失踪的迷雾正在逐渐散去。

具体来看,针对最早东窗事发的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1.5亿元存款失踪一案,根据3月23日泸州老窖披露的相关公告,法院终审裁定,对于该公司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农行两家支行承担共计6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

“截至3月24日,已收回长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彼时,泸州老窖方面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余额部分正在积极追讨中,相关进展将以公告为准。

2012年下半年,为应对白酒销量下滑,泸州老窖推出“资源交换,助力营销”方案,即其将5000万元为单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银行一年,合作银行按照国家规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给泸州老窖;而合作银行通过该存款,获取存贷差收入,以团购价购买泸州老窖指定产品,合作银行必须确保存款安全。

以存款换销量,这对泸州老窖而言的确是笔好生意,不过,祸根也就此埋下。2012年10月,宁波商人袁某在泸州老窖、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面前扮演“双面间谍”,通过签署虚假协议、伪造取款凭证,将泸州老窖1.5亿元存款据为己有。直到2014年9月,泸州老窖才察觉被骗。一个月后,泸州老窖在证券交易所发布重大诉讼公告,披露该事实。

在发现农行长沙迎新支行1.5亿元存款出现异常后,2014年10月,泸州老窖对全部存款展开风险排查,进一步发现其在工行中州支行等两处存款存在异常情况,共涉及金额3.5亿元。其中,除工行中州支行的存款金额为1.5亿元外,还涉及到“另一处存款”2亿元。

与前述的农行长沙迎新支行以及工行南阳中州支行不同,泸州老窖一直未在公告中明确这笔2亿元失踪案具体的涉事银行。不过,通过梳理泸州老窖相关公告后,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5月,泸州老窖这笔2亿元的存款已陆续收回超1.9亿元。

在4月底披露的2019年报中,泸州老窖表示,结合公安机关保全资产情况以及律师出具的专业法律意见,公司对5亿元合同纠纷存款计提了2亿元坏账准备。

“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共收回三处储蓄合同纠纷相关款项21485.97万元,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尚处于民事诉讼审理状态,随着案件进展,坏账准备金额可能进行调整。”在年报中,泸州老窖方面一并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