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000568.CN)

预收款增速不稳 泸州老窖拿什么回归行业“三甲”?

时间:20-05-18 18: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近年来业绩稳步提升的同时,泸州老窖(000568)销售费用增速已超过同期营收增长,且2019年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显著高于山西汾酒和洋河股份,位列行业第15名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一心想回到行业前三的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泸州老窖,000569.SZ),到底还有多远的路要走?这是摆在投资者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

最新年报显示,2019年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158.17亿元,同比增长21.15%;实现归母净利润46.42亿元,同比增长33.17%;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46.01亿元,同比增长32.09%。

从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速来看,泸州老窖分别较上一年下滑4.45个百分点和3.1个百分点,整体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在18家白酒企业中,排名第四。

分产品来看,泸州老窖以“国窖1573”为主的高档酒实现营收85.96亿元,同比增长34.78%;以“特曲”和“窖龄”为主的中档酒实现营收37.49亿元,同比增长2.01%;以“头曲”和“二曲”为主的低档酒实现营收32.71亿元,同比增长16.54%。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泸州老窖高档酒营收增幅较快,低档酒次之,中档酒增幅较小。

以营收占比来看,泸州老窖高档酒占营收的比重为54.35%,较上一年增长5.5个百分点;中档酒占营收的比重为23.70%,较上一年下滑4.45个百分点;低档酒占营收的比重为20.68%,较上一年下滑0.82个百分点。

可以这样说,泸州老窖实现营收的增长有赖于高档酒占营收比重的不断提升,而中档酒和低档酒则略有下滑。

事实上,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长久以来,泸州老窖由于子品牌过多、产品线过长被业界诟病,其高峰时,贴牌产品高达7000左右。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近几年泸州老窖大量消减贴牌产品,优化企业管理,但其子品牌仍然大量存在,管理混乱问题也一直没能得到妥善解决。而由于此前大量贴牌产品的恶劣影响,消费者对其品牌的诟病也一直没能消除。”

众所周知,白酒行业的销售一般采用先款后货的方式,因而预收账款往往作为白酒行业的先行指标,在行业上行期时,预收账款率先恢复增长,在行业下行期时,由于经销商打款减少,预收账款率先增速放缓甚至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泸州老窖2019年的预收账款为22.44亿元,较山西汾酒(600809.SH)28.4亿元的预收款少5.96亿元,而前者的营收却比后者多39.37亿元。

与此同时,《投资时报》研究员观察到,近五年来,泸州老窖的预收款增速很不稳定,呈现高低相间的走势。

泸州老窖近五年预收款情况(亿元)

数据来源:Wind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泸州老窖的销售费用为41.86亿元,同比增长23.37%,占营收的比重为26.46%,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第15位,显著高于山西汾酒和洋河股份(002304.SZ)。

而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泸州老窖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4.12亿元、33.93亿元和41.86亿元,同比增长56.73%、40.67%和23.37%;同期,该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20.50%、25.60%和21.15%。很明显,销售费用增速均显著高于营收增速。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泸州老窖的中低端酒着实冲击不小。据一季报显示,泸州老窖实现营收35.52亿元,同比下滑14.79%;实现归母净利润17.07亿元,同比增长12.72%;实现经营现金流净额为-3.16亿元,存货金额为37.75亿元,同比增长15.87%。

业内人士表示,一季报营收增速的下滑与其整体销量有关,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则与其毛利率的提升有一定的关系。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泸州老窖也在积极采取应对措施,比如取消国窖1573经典装和泸州老窖特曲2—3 月份配额,主动控货消化渠道库存,减轻经销商压力等。

对于2020年的业绩展望,泸州老窖表示,由于疫情的发展仍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公司难以预计准确的量化经营目标,将继续积极应对经营环境的变化,确保行业排位不下降,力争缩小与行业前列企业的差距。

截至2020年5月15日,泸州老窖收于87.56亿元,较52周高点下挫12.47%。

泸州老窖近三年股价走势(元/股)

数据来源:W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