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000568.CN)

降价吸引力不足、流拍成大势 保险股权司法拍卖遇冷

时间:20-07-21 08:16    来源:新浪

原标题:降价吸引力不足、流拍成大势,保险股权司法拍卖遇冷

作者:李丹萍 

7月23日,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人寿”)1050万股股权将迎来本月的第三次拍卖,两度流拍后,这次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

以小窥大,蓝鲸保险梳理发现,数家保险公司的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频频流拍,价格一降再降,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为例,近两年,仅有一笔成功竞拍案例,资本为何不“心动”,难道保险牌照不再吃香?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分析称,股权拍卖成功与否受多方面影响,譬如被拍卖的保险公司股权占比小,难以对公司经营层面产生话语权,性价比不足。此外,当前资本对入局保险公司持有更谨慎的态度,并非牌照至上,公司经营状况以及对未来发展的判断,直接影响价格和出手时机。冷静下来的保险股权交易市场,也能沉淀更合适的股东。

0人报名,民生人寿股权9折仍难出售

7月3日,山东华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乐实业”)持有的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1050万股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出售,评估价4468.8万元,首次拍卖作价4021.92万元,但无人报名参与竞拍,故而流拍。

7月12日,该部分股权迎来第二次竞拍,相较于首次定价,拍卖价格降至3619.728万元,九折出手。不过,此次拍卖依旧未吸引到投资者,不足千人围观,0人报名,再次流拍。

蓝鲸保险了解到,民生人寿股权被拍卖,缘于小股东华乐实业经营不佳的现状,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因债务问题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法人被下发限制消费令。截至2020年1季度末,华乐实业持有民生人寿3442万股,占比0.57%,已全部被冻结,关联公司山东华乐投资控股持有1850万股,占比0.31%,同样被冻结,两家公司合计持股0.88%。

据悉,2015年5月,华乐实业将其所持有的部分民生人寿股权质押给乐陵市鑫顺房屋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顺建设”)。由此,华乐实业、鑫顺建设之间或存在债务关系,以股权质押作为担保,在债务人无法偿还债务时,质权人鑫顺建设可从处置、变卖质押财产中优先受偿。

“涉及债务纠纷时,法院一般先看被执行人是否有可供执行的现金,或者容易变现的类现金等价物,如果都没有,那么只能处置质押物,也就是所质押的股权”,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玉涛律师对蓝鲸保险分析称。

一再降价,保险公司股权却连连流拍

事实上,近两年,保险公司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流拍的情况并不少见。

5月27日,三门金石园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石园林”)所持有的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泰人寿”)4700万股股权(占比0.94%)迎来第六次拍卖。

追溯来看,2018年11月,信泰人寿4700万股股份首次挂牌竞拍,彼时拍卖底价为第三方机构给出的1.0575亿元的评估价,对应股价约为2.25元/股。初次竞拍并未找到合适买家,竞拍“流产”。2019年1月、7月、8月,该部分股权继续进行拍卖,价格持续下行,分别为8460万、7402.5万、5922万。

2020年4月,信泰人寿股权竞拍价降至4145.4万,5月,拍卖价进一步缩水为2901.78万,与首次竞拍价相比,三折出售,每股单价从最初的2.25元/股降至0.62元/股,尽管有超过3000次围观,但仍旧无人问津,连连流拍。

此外,连云港同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信泰人寿1500万股股权在2019年5月、6月进行了两次拍卖,同样未能脱手。

类似的,还有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泰财险”)、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峰财险”)、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财险”)的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流拍。

2020年3月,云南宇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诚泰财险1.68%股权迎来第二次拍卖,标的股权作价1.65亿,起拍价1.32亿,两次流拍;2019年11月、12月,北大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天安财险1.69亿股股权(持股比例0.9539%)两次竞拍,首次作价2.55亿,二次折价至2.04亿,均流拍;2019年10月,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珠峰财险9.9%股权以评估价8561.73万元作为起拍价开拍,首次拍卖流拍,不过从后续情况来看,该部分股权或将被泸州老窖(000568)集团旗下的四川璞信产融公司,通过以物抵债的形式取得。

也有例外,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祥人寿”)在近两年的一众股权流拍案例中,成为“独苗”。2019年9月,湖南嘉宇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吉祥人寿4000万股股权被拍卖,起拍价4040.8万,天津艺龙互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应价成功竞拍。

成功竞拍是少数,流拍是多数,这类现象背后也存在多方面因素。

不再牌照至上,资本入局更冷静

一般而言,进行司法拍卖的保险股权,多受股东方面影响,譬如股东债务纠纷或股东破产清算,而拍卖成功与否,取决于拍卖标的本身资质,以及资本的考量。

“保险公司拍卖屡屡受挫是多方面的,难以从单一角度判断。首先是拍卖价格,竞拍人是否愿意投资相应资金参股保险公司;其次是股比,假如持有占比过低,对保险公司经营层面难以产生影响,资本也不愿意参与;此外,标的公司目前经营状况以及未来发展趋势,也被纳入考虑范围”,郭玉涛补充道。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曾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不少社会资本想参与到保险业,包括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两种目的,财务投资更看重标的公司的经营状况,战略投资更多考虑所占股比,“若股比太低,没有太大意义”,而竞拍价格取决于公司经营状况以及对未来发展的判断,“这种预期直接影响投资者出价”。

从梳理情况来看,目前在司法拍卖平台上被拍卖的保险股权,大多占比较低,比如民生人寿、信泰人寿、诚泰财险、天安人寿被拍卖的股权比例均在2%以下,小股东话语权微乎其微。

“主要还是因为股权占比较小,另外,当前小型民营保险公司难以吸引资本,大家都知道小公司不好做,对未来发展心存疑虑”,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对蓝鲸保险分析道。

“竞拍价格下行很大程度取决于保险公司经营状况,资本以及对其未来发展的判断”,针对二次及后续股权竞拍价格下降的情况,王立刚补充,“这种预期直接影响投资者心理价位”,同时,保险公司作为独立经营的法人机构,小额股权拍卖等情况,并不会影响到经营层面的发展。这也侧面反映出,资本对于入股保险公司持有更冷静、清醒的认知,并非牌照至上。

自然,也离不开监管机构的引导,随着行业整体回归保障,愈加严格对保险机构股东资格和资金来源审核,求精求质,优质股东不仅需要具备资金实力,更要有对保险行业经营规律的深刻认知和等待的耐心。正如业内人士所评价,尽管股权变更时间线被拉长,但对行业来说是好事,能够让真正想做保险业务的资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