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000568.CN)

白酒上市公司中报“一超多强”背后:区域酒企遇内外夹击 强者恒强弱者求生趋势明显

时间:20-09-04 04:34    来源:和讯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陈俊杰

2019年上半年的白酒行业,呈现了“动荡时期”里的众生相。19家上市酒企中,有的继续引领增长,有的黯然面对下滑,还有的在亏损中负重前行。

市场人士称,今年初以来的疫情犹如一针催化剂,催动白酒行业提前加速出现分水岭。从上半年数据来看,茅台(600519)、五粮液(000858)、洋河、泸州老窖(000568)(000568,股吧)和汾酒以1026.84亿元的总营收,占据白酒上市企业总营收的八成,实现净利润436.83亿元,占18家公司(顺鑫农业(000860,股吧)除外)净利润总和的92.4%。白酒行业“一超多强”的局面稳固。

有人欢呼,就有人神伤。在白酒行业此前进入一轮深度调整以来,名酒企业纷纷下沉渠道、挤压区域白酒市场。在疫情催化下,不少基础较弱的全国性白酒品牌和区域白酒品牌遭遇重击。如青海名酒青青稞酒(002646,股吧)就在今年上半年失守省内市场。而作为白酒行业的直接参与者,白酒经销商们渴望下半年的中秋与国庆,能分到一块大蛋糕。

前5家酒企营收占比超八成

茅台、五粮液经受住了这场疫情带来的冲击。

今年上半年,贵州茅台(600519,股吧)实现营收439.53亿元,同比增长11.31%,实现净利润226.02亿元,同比增长13.29%。五粮液实现营收307.68亿元,同比增长13.32%;实现净利润108.55亿元,同比增长16.28%。

凭借强大的抗风险能力,茅台和五粮液成功卫冕行业状元与榜眼。不仅如此,茅台与五粮液还以超强的底气宣称全年业绩目标“不打折”。

上半年业绩第三、四名依然被洋河股份(002304,股吧)和泸州老窖占领。但洋河出现了营收与净利分别同比下滑16.06%和3.24%的尴尬,泸州老窖则在营收同比下滑4.72%的基础上实现了17.12%的净利增长。

第五名山西汾酒(600809,股吧)业绩亮眼,营收和净利分别同比增长7.80%和33.05%。

从数据上看,以贵州茅台领衔的我国白酒行业酒企“一超多强”格局依然稳固。此外,白酒一线阵营的稳定性和应变力在疫情中得到了再一次印证。

据《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总营收为1268.74亿元。其中,贵州茅台、五粮液和洋河股份前3家便贡献了881.5亿元,占总营收的近七成。加上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业绩排名前5位的企业实现了总营收1026.83亿元,占19家企业总营收的约八成。从利润方面看,前5家企业占据的份额更加惊人。前5家酒企共实现净利润436.83亿元,占18家公司(顺鑫农业除外)净利润总和的92.4%。

在市场销售数据下滑的2020年,以茅台为首的名酒联盟仍然稳固甚至扩大了自己的蛋糕。而在老大哥身后的众多白酒企业,有的在这场检验中成为了被挑出来的“金粒”,有些却成了被筛出的“沙砾”。

在后14家上市酒企中,酒鬼酒(000799,股吧)和*ST皇台成为仅有两家营收净利双增的企业。其他12家企业营收或净利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营收降幅最大为52.41%(水井坊(600779,股吧)),净利润最大降幅为256.20%(青青稞酒)。此外,金种子酒(600199,股吧)和青青稞酒上半年出现了业绩亏损。

在半年报中,疫情冲击是酒企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的确,作为上半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疫情几乎切断和冻结了白酒的聚饮渠道和消费场景。但一种主流声音认为,此次疫情除了是考验酒企成长性和稳定性的试金石以外,更是一针催化剂,催化白酒行业更快出现强者恒强、弱者求生的“分水岭”。

一位长期关注白酒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疫情并没有使白酒行业产生什么可长期延续的新趋势或者拐点,而是固化了过去几年白酒行业深度调整的成果。

“近几年来,一线白酒一直在深化渠道下沉、加强终端建设。本来对于区域和中小酒企而言,尚有几年时间可以思考应对,但这次疫情直接加速了行业筛选和淘汰,具体表现为一线白酒的市场争夺更加猛烈,中小型酒企又难以抵御消费场景缺失的冲击,这就使得白酒行业加速完成了集中度布局。”该分析师认为,“可以说,到今年,头部企业的增长是建立在大多数小型甚至区域酒企下滑甚至死亡的基础上的。中国酒业进入了‘硬碰硬’的状态,白酒行业马太效应的确定性越来越强。”

有企业稳增长有企业求生存

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上半年,酒企的境况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是,每一家都在变化中使尽浑身解数,或为增长,或为生存。

一线酒企中,以泸州老窖为例,其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4.72%,净利润却同比增长17.12%,这与泸州老窖方面上半年频繁施展市场手段密不可分。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泸州老窖方面先后发布52度国窖1573经典装建议零售价1399元/瓶,团购价不得低于980元/瓶;暂停接收国窖1573订单及暂停国窖1573货物供应等通知。

实现从零售价、团购价、市场暗流价到出厂价的完整闭环提升后,泸州老窖上半年业绩明显受益于高端产品的拉动。上半年,泸州老窖的高端酒产品为公司贡献了47.46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10.03%,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为62.16%,这一占比在上年同期为53.83%。可以看出,毛利水平较高的高端酒产品在销售额绝对值和占比上均有增长。

同时,泸州老窖高端酒产品的毛利率持续增长,上半年达到91.86%,同比增加0.25个百分点。

一线酒企应该庆幸的是,自己还有高端产品能够用作这次风波中的“定海神针”。天风证券的调研显示,6月底,国窖1573在部分区域的动销水平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90%。

泸州老窖经销商杨强(化名)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国窖1573经典装全国停货后,价格拉升较为迅速,打款价已经达到900元/瓶,渠道流通速度也有所加快。

二线酒企中,以曾被称为“徽酒四强”的古井贡酒(000596,股吧)、口子窖(603589,股吧)、迎驾贡酒(603198,股吧)和金种子酒为例。从业绩数据来看,4家徽酒企业上半年营收及净利均处于下滑状态,但由于古井贡酒下滑幅度较小,其上半年营收与净利已超过另3家徽酒企业营收与净利之和。徽酒企业四强争霸的局面正向一家独大演变。

一位酒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徽酒格局的演变是区域白酒竞争白热化的一个缩影。“区域白酒品牌在高端产品上往往没有太多发力空间,大部分试图通过发力次高端实现突围。但这种共同的选择不仅让区域性酒企面临同段位企业的竞争,还要应对一些全国性酒企在次高端产品上的发力和渠道下沉,可以说受到内外夹击。蛋糕就那么大,自然会产生淘汰,一些策略失当或者市场基础不牢的企业很容易在这一过程中被淘汰出局。”

而对于本身就在艰难求生的三线酒企而言,疫情就像一阵疾风吹出了本色。以青青稞酒为例,其上半年净利跌幅创下19家上市酒企之最。而青青稞酒在其大本营青海市场也出现萎缩,省内营收同比下滑38.49%。其数年前提出的泛全国化战略如今略显尴尬,上半年青青稞酒省外市场收入仅为1.04亿元,同比下滑38.49%,甚至还不及2013年上半年水平。

从各个产品带看,青青稞酒也是全线下滑。青青稞酒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公司对消费者消费趋势把握不到位,高酒精度、中高档产品开发滞后,对次高端引领下的渠道分级管理及资源聚焦管理不够,导致了产品战略上的“不到位”。

通过上述案例,记者发现,上半年的白酒行业可以用“一线酒企努力增长,二线酒企暗潮涌动,三线酒企困境挣扎”概括。一场疫情所检验的,不仅仅是企业应对变化的能力,更是多年耕耘的方向与成效。

二季度传递“回血”信号

有人坚守胜利的高地,有人在暗潮汹涌中前行,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酒业人仍然乐观地坚信,迈过这道关后,一切不会有什么不同。

每当泸州老窖发布市场新政或活动政策,杨强总会在朋友圈积极转发并附文“支持”“大势所趋”等。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事白酒销售十余年来,遇到的大风大浪从来不少,但也许是酒业人乐观的天性,总觉得过完这关就会好的。“各行各业都没有一直顺风顺水的,再难也没有想过放弃,事实也证明,只要厂家与经销商不离不弃,攻克难关,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幸运的是,白酒业已经在二季度呈现出苏醒的迹象。

据记者统计,在二季度实现营收增长的企业达到11家,其中双位数增长的达到7家;利润端,二季度实现增长的企业达到12家。数量均远超一季度营收或利润增长的企业。

业绩下滑的企业幅度也有所收窄,其中不少在一季度双位数下滑的企业在二季度已经收窄到个位数。

从整体数据来看,19家白酒上市公司在二季度实现净利润总额为176.65亿元,相较2019年同期增长6.19%。前述分析师表示,在这个特殊的市场环境下,一个微小的增长都可以被视为行业“回血”的征兆,因此一点业绩增长对行业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即将到来的白酒消费旺季,杨强表示,“自己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期待。上半年,大家可以说都在蓄力,都想在下半年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加上下半年可能会迎来一些补偿性消费,无论是厂商还是经销商都希望在其中分到一块大蛋糕。”

市场的乐观情绪也传导到了资本市场。8月底的数个交易日,白酒板块表现活跃。贵州茅台数度站上1800元/股、泸州老窖频频创下市值新高、五粮液及古井贡等也站稳200元/股以上价位段。前述分析师表示,白酒行业在二季度释放出的回暖信号对白酒股二季度活跃有直接影响。

只是,白酒行业风起云涌,大势或可窥见,但酒企身处其间,几多沉浮总是难免。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