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000568.CN)

白酒行业上半年整体下行 中低端白酒受冲击严重

时间:20-09-04 15:3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白酒行业上半年整体下行 中低端白酒受冲击严重

摘要:受疫情影响,据有关统计,2020年上半年,我国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营收同比增长的只有五家,整体表现较为“萧条”,其中茅台五粮液汾酒业绩亮眼,中低端白酒受冲击严重。

今年上半年,白酒行业整体表现较为“萧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营收出现增长的只有五家,净利润出现增长的只有六家,头部企业的品牌效应进一步释放,老白干酒等中低端白酒表现最为惨淡。

白酒行业整体下行

截至目前,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都递交了上半年的成绩单。整体来看,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白酒行业下行,业绩并不理想。

数据显示,在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中,营收同比增长的只有五家,其余14家均出现营收下滑(顺鑫农业只统计白酒业务),下滑最严重的水井坊营收同比下滑52.41%;净利润同比增长的只有六家,其余13家都出现净利润下滑,其中青稞酒净利润下滑256.2%,水井坊净利润下滑69.64%。

在现金流层面,数据显示,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中,11家酒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以下简称现金流)为负数,其中负值最大的洋河现金流为-27.33亿元;13家酒企现金流出现下滑,其中洋河下滑435.89%,顺鑫农业下滑344%。

此外,白酒行业分化加剧。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万得(Wind)数据显示,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三大酒企营收总计为881.5亿元,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为62.25%;净利润达到388.58亿元,占19家白酒上市公司总净利润的79.46%。

对此,白酒行业专家刘晓威对记者表示,整体来看,疫情导致送礼、聚饮等白酒消费场景缺失,整个白酒行业受疫情冲击严重,多数酒企处于业绩下滑通道,很多酒企资金流紧张。此外,行业分化加剧,马太效应更加明显。

茅台五粮液汾酒业绩亮眼

在行业整体下行的大背景下,仍有部分企业出现业绩增长。具体而言,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营收同比增长的五家企业分别为贵州茅台、五粮液、山西汾酒、酒鬼酒、ST皇台(还未复牌),营收增幅分别为11.31%、13.32%、7.8%、1.87%、135.35%。

在净利润层面,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净利润同比增长的有六家,分别为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000568)、山西汾酒、酒鬼酒、ST皇台,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3.29%、16.28%、17.12%、33.05%、18.42%、118.47%。

而在现金流层面,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现金流为正的共有八家,现金流数额较大的贵州茅台现金流126.2亿元,五粮液现金流为11.68亿元,山西汾酒现金流为12.25亿元,此外,泸州老窖、酒鬼酒等企业现金流也为正。

可见,贵州茅台、五粮液、山西汾酒、酒鬼酒等各个指标表现都较好。对此,刘晓威认为,贵州茅台和五粮液的领涨是可预期的,作为头部企业,它们在品牌和产品价格等方面拥有较宽的护城河,在白酒行业分化加剧的背景下,其品牌效应进一步释放。而山西汾酒作为清香型白酒的代表,本身品牌资产较好,加上此前改制迸发出了很大的活力,具有业绩增长的内生动力。

内参系列带动酒鬼酒业绩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酒鬼酒上半年业绩亮眼。数据显示,酒鬼酒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22亿元,同比增长1.87%;实现净利润1.85亿元,同比增长18.42%。分产品看,其内参系列收入为2.79亿元,同比增长75.15%,其余酒鬼系列、湘泉系列则出现收入下滑。可见,酒鬼酒业绩的增长主要是高端品牌内参系列带动的。

酒鬼酒董事长王浩对记者表示,内参系列增长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作为高端文化酒的代表,内参近两年的品牌推广力度较大,市场认可度越来越高;二是高端白酒中,相比于竞品,内参在性价比上优势明显,消费者认可度逐步提高;三是公司进一步理顺了销售管理体系,内参销售团队执行力较强,推动其量价齐增。

不过,刘晓威认为,酒鬼酒业绩增长的“真相”是其本身基数很低,带动其业绩增长的高端产品内参系列占比更低。在此背景下,酒鬼酒的一些改革举措很容易带来业绩增长。

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对此表示认同。他对记者坦言,基数低是酒鬼酒业绩增长的根源,从市场层面看,酒鬼酒内参系列实际增长并不明显,也可能是其主要集中在湖南市场发力。

此外,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酒鬼酒的存货周转率为0.15,在白酒行业中排名15,而排名第一的顺鑫农业存货周转率为0.87。从存货明细看,酒鬼酒上半年的存货主要为库存商品和自制半成品。

对此,王浩对记者表示,酒鬼酒存货周转率低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基酒存货较大,其产品需要三年、五年甚至八年的储存期后才能出厂。

中低端白酒受冲击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在头部企业“蒸蒸日上”的同时,部分企业业绩却异常“萧条”。据悉,口子窖、老白干酒、迎驾贡酒等几家酒企的营收、净利润下滑幅度很大,掉队明显。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口子窖营收、净利润下滑幅度分别为35.12%、45.65%,老白干酒为23.79%、39.55%,迎驾贡酒为27.32%、25.14%。

而在现金流层面,今年上半年,口子窖现金流为-3.88亿元,同比下滑297.27%;老白干酒现金流为-2.14亿元,同比下滑19.6%;迎驾贡酒现金流为-4.47亿元,同比下滑154%。

对此,刘晓威坦言,以上三大酒企的共同特征是聚焦中低端白酒市场,而疫情期间聚会、餐饮等消费场景的缺失,使得中低端白酒消费受冲击最为明显。其现金流为负可能因为大量产品积压,经销商打款意愿不强。

晋育锋也对记者透露,高端白酒和低端白酒始终是市场消费的刚需产品,受疫情影响较小。而定价在100-300元的中端产品和定价在300-600元的次高端产品消费是游离性的,受疫情影响较大。

从资本市场来看,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2日收盘,白酒指数涨幅为49.8%,股价涨幅靠前的酒鬼酒上涨146.44%,山西汾酒涨幅为120.19%,五粮液涨幅为79.06%;而排名靠后的口子窖涨幅仅为10.67%,老白干酒涨幅为17.93%,迎驾贡酒涨幅为21.79%。

(文章来源:中国食品安全网)